软银巨亏万亿日元,孙正义将何去何从?

OFweek机器人网 中字

软银面临15年来巨亏,董事会重新洗牌,失去马云等老战友的孙正义能重新爬起来吗?软银又该何去何从?

5月18日,软银集团(SBG)软银集团宣布董事会将进行人员变动,包括长期担任董事的阿里巴巴创始人马云辞职,生效日期为定期股东大会召开的6月25日起。除此之外,担任软银集团独立董事18年之久的优衣库创始人柳井正也于去年年底主动辞职。

同时,软银集团还在当天发布2020年1-3月的财务业绩报告。由于被软银投资的公司均业绩不佳,截至3月31日,软银净亏损9615.76亿日元(约合88.36亿美元),比1个月前发布的亏损预测更为严重。值得一提的是,这是软银集团自1994年上市以来首次亏损。

软银首次跌入谷底

到2020年第一季度为止,软银已经连续亏损三个季度。其中最受关注的就是投资额约为10万亿日元的愿景基金,这也是软银集团投资基金业务的重点。受到全球新冠病毒疫情爆发的影响,软银投资的许多公司都处于亏损中。并且在软银发布的截至2020年3月31日的年度财报中,软银的投资部分已经亏损了1.8万亿日元。但是其中大部分的亏损金额只是会计概念,被称为“未实现的估值损益”。其中,被投资公司的企业价值变动会计入当期损益,并非现金流出。

目前,软银集团计划在截至2021年3月31日前还清价值为1500亿日元的公司债券,在截至2022年3月31日前还清价值约1.3万亿日元的公司债券,用两年时间还清公司债务。截至2019年底,软银集团拥有的现金总额为1.7万亿日元。与制造业不同,软银集团没有大额的设备投资,而且人力成本也是有限的,因此很容易控制支出。只要软银的投资支出得到合理控制,那么软银的资金周转就暂时没有问题。

据软银集团2019财年年报显示,截至2020年3月31日,软银净销售额为6185万亿日元,同比增长1.5%,运营亏损为1364万亿日元。其中软银愿景基金和其他SBIA管理基金的运营亏损为1931万亿日元,同比去年亏损扩大了近53%。其主要源于软银愿景基金的账面投资亏损,亏损额达18692.83亿日元(约合172.63亿美元),其中Uber和WeWork贡献了大部分。

优步估值下降最多

财报显示,愿景基金所投赛道中,排名前三的分别为交通&物流、消费、房地产&建筑,投资笔数分别为23、15、11,投资额分别为331亿美元、115亿美元、99亿美元,在总投资中分别占比44%、15%,13%,合计占比72%,而这三个行业正备受疫情冲击。

其中,估值下降最多的Uber近日在疫情冲击下陷入裁员风波。两周之前,Uber宣布裁员3700人,约占总员工数的14%,以削减10亿美元固定支出;周一,CEO科斯罗萨西在内部邮件中宣布,继续裁员3000人,关闭全球45个办公室。

疫情冲击下,四月Uber的乘车出行量下滑80%,而Uber近四分之三的营收来自出行业务。直到现在,Uber仍未实现盈利,原本的年内盈利计划也在疫情影响下不得不推迟。不过,Uber今年一季报似乎并未显示出疫情影响,营收同比增长14%至35.4亿美元,净亏损扩大190%至29.36亿美元。

投资WeWork是愚蠢的

虽然估值下降最多的是Uber,更让软银头疼的其实是WeWork。在周一举行的财报发布会上,软银集团创始人兼CEO孙正义甚至直接称向WeWork投资数十亿美元之举是“愚蠢的”。

2019年,软银出资65亿美元援助行将破产的WeWork,加上此前的30亿美元股票收购要约(高达9.7亿美元的WeWork股票为亚当·诺依曼所持有),软银将控制WeWork约80%的股份,条件是诺依曼将放弃对公司的投票控制权,离开董事会。

实际上在软银收购WeWork前,WeWork已经行将就木,大幅亏损、失去投资者信任等都让这家公司面临重重危机,估值470亿美元的IPO计划也不得不以流产告终。

软银入主后发现,其摊上了一个烂摊子,不仅投入无法收回,WeWork还在凶猛地吸取软银的血液。迄今为止,软银已对WeWork投资超过135亿美元。

在截至今年3月末的上财年,软银对WeWork的投资部分亏损约7000亿日元(约合66亿美元)。

软银董事会发生重大变动

5月18日上午,软银宣称将提议其他10名董事连任,并提名三名新董事。

这三名新董事人选分别是软银首席财务官Yoshimitsu Goto、益华电脑(首席执行官陈立武(Lip-Bu Tan)和早稻田商学院教授Yuko Kawamoto。同时,阿里巴巴集团创始人马云将不再担任董事职务。

软银巨亏后何去何从

不过,如果着眼于“将来”的话,也不能说没有问题。最初,软银集团设想的是以愿景基金的高运营业绩为基础,筹集大量资金,再将通过投资回报获得的分配金转为下一次投资的循环模式。软银集团CEO表示,“在软银集团原本计划中,用于第二基金投资的4万亿日元中大约有一半将来自第一基金的分配。”据说在最高峰时可以通过第一基金筹集数万亿日元,但由于新冠病毒疫情的蔓延,现在的形式极为严峻。

除基金外,目前软银集团唯一稳定的现金来源是日本移动通信子公司软银(SB),软银集团从该公司得到的年分红约2700亿日元。另外,软银投资的那些实力雄厚的公司(例如中国的阿里巴巴集团和美国的T-Mobile US等)却以各种理由不向软银派发股息。至于软银投资的机器人、人工智能(AI)等尖端技术和从事新业务模式的新兴企业目前尚在发展中,仍未产生高收益。

既然软银集团现金收入来源有限,目前就必须卖出Toranoko的股票,以确保在保持财务规律的同时购买本公司股票和压缩负债的原资本。尽管软银集团尚未明确具体的出售资产,但是很有可能以日本通信移动子公司软银和阿里巴巴等容易买卖的上市股票为对象。

可是如果减少这家高分红子公司的持股份额,将会影响软银集团中长期的现金收入。软银集团持有的阿里巴巴股票价值刚刚超过14万亿日元,远远高于软银集团仅6万亿日元的有息债务净额。但是阿里巴巴潜力无穷,受益巨大,如果软银通过出售阿里巴巴股票的方式偿还债务,那么软银的再投资能力将下降。

声明: 本网站所刊载信息,不代表OFweek观点。刊用本站稿件,务经书面授权。未经授权禁止转载、摘编、复制、翻译及建立镜像,违者将依法追究法律责任。
侵权投诉

下载OFweek,一手掌握高科技全行业资讯

还不是OFweek会员,马上注册
打开app,查看更多精彩资讯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