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疆人事“动荡”!又一高管离职:下一步怎么走?

OFweek机器人网 中字

裁员、离职,大疆面临人事动荡

据路透社报道,8月17日,大疆创新正在裁员,其中销售和市场部门是裁员重点。该报道援引消息人士表示,这轮裁员是从3月份开始地,当时大疆创始人汪滔命令即将上任的营销副总裁陈慕儒削减三分之二的营销和销售人员,深圳总部的销售和市场团队已经从180人削减至60人,砍掉近三分之一。甚至报道还宣称,大疆正寻求“裁员”约1.4万名员工。

当日晚间,大疆公关总监谢阗地在社交媒体回应称裁员信息不实:“8月15日路透社报道美国政府封杀阿里巴巴,几个小时后路透社宣布这是一条假新闻。考虑到大疆总共 14000 人,按路透社的说法这公司都没人了。我建议让子弹飞一会儿。”

尽管大疆否认,但据媒体报道,大疆裁员传闻自今年以来一直没有停过。

2020年4月,就有消息称,受新冠状病毒疫情影响,拥有约1.5万员工的大疆正在裁员,比例约在50%。消息还指出,大疆创新方面已经禁止了一部分员工进入办公区域,且这些员工将在不久后会被开除。

彼时,大疆方面回应称,公司全球员工总数还不到1.5万人,由于疫情期间部分员工在家办公,导致传闻出现。随后,有大疆内部员工透露,裁员确有其事,是从3月份开始的,但50%的比例太过夸张。

但是大疆此次不断裁员还是带来了显而易见的好处,据内部人士透露,大疆由于进行业务重整和架构优化,2020上半年的业绩反而出现同比上升,这也有可能是裁员带来的“业绩提升”。

不仅是裁员,大疆的重要人物也纷纷离职。

自从大疆二号人物谢加离开后,大疆就开始变成了一言堂。谢加是汪滔的高中同学,在2010年加盟大疆,负责市场营销工作,同时也是汪滔的重要助手。据悉,谢加曾卖了房子投资大疆。

上述路透社报道,今年早些时候,大疆北美地区前副总裁马里奥·瑞伯乐(Mario Rebello)和欧洲地区首席开发官马丁·勃兰登堡(Martin Brandenburg)在与总部发生不和后离职。不过双方都拒绝置评。

并且,据媒体报道,今年以来还有不少研发高层离职。

2019年年中,据“新10亿商业参考”报道,大疆3名研发高管离职。2019年初,大疆研发总裁王铭钰宣告离职;与其同期离开的还有大疆研发结构部负责人唐尹,在国内专利运营和交易平台高智网上,与唐尹有关的大疆专利达到了226个;2019年6月10日,大疆创新农业植保机业务的创始人和负责人吴旭民在朋友圈宣布离职。

下一步方向:航测平民化!

10月14日, DJI 大疆行业应用于2020 InterGEO 德国国际测绘地理信息展上,正式发布两款全新无人机负载:DJI L1 激光可见光融合负载与 DJI P1 全画幅航测云台相机。会上,大疆行业应用携无人机测绘全系解决方案一同亮相。

DJI 大疆创新高级战略总监张晓楠表示:“此次两款新产品的推出,使得以三维信息构建的数字化时代更加触手可及。 L1 与 P1 不仅满足了无人机测绘用户对全天候、大面积作业的迫切需求,同时也能为自然资源调查、地形测绘、地籍测量、应急测绘、警务执法等多领域提供更为高效、智能的解决方案。大疆行业应用将践行空间智能时代开拓者的使命,持续用科技创新重塑生产力。”

早在2019年初,大疆在测绘行业便提出了“平民化”的发展主张。近年来,大疆行业应用不断推出革命性产品和解决方案,让低门槛、高效率、智能化的无人机测绘技术,覆盖到更广阔的应用场景。本次发布的DJI L1 、 DJI P1 ,拥有多项自主技术,在满足高精度、高效率的基础上,进一步降低了操作门槛、提升了便携性及易用性。

据介绍,目前,全球已有数万台大疆无人机应用于测绘领域,无人机测绘技术也已广泛应用于公共安全、工业巡检、环境保护等新兴场景。相信随着 L1 与 P1 的推出,无人机 + 负载 + 软件的组合将迸发出更大潜能,实现数据采集和数据处理的智能化落地。大疆行业应用将继续打造一站式、端到端的解决方案,不断推动效率提升与作业方式变革,为更好的构建空间智能时代而不懈开拓。

声明: 本网站所刊载信息,不代表OFweek观点。刊用本站稿件,务经书面授权。未经授权禁止转载、摘编、复制、翻译及建立镜像,违者将依法追究法律责任。
侵权投诉

下载OFweek,一手掌握高科技全行业资讯

还不是OFweek会员,马上注册
打开app,查看更多精彩资讯 >